English     Chinese
简洁的生活     2013-12-29
曾经看过一部罗马尼亚的故事片名叫《沸腾的生活》。讲的大约是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工人们热火朝天的紧张生活。 想必经历过文革从大陆来的朋友都会有印象。 来到美国后,参加“资本主义建设”,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沸腾的生活”。住在纽约的朋友们一定对我用“沸腾”两个字来形容纽约的生活心领神会。 特别是在纽约的夏天,衣冠楚楚的上班族们挤在罐头盒一样的地下铁里,身心都如煮沸了......
陌生人的善意     2013-12-28
电影《欲望号街车》里,布兰奇说过这样的一段话: I have always depended on the kindness of strangersI have never quite recovered from the loss of my youthI'm not completely certain on the element of dangerBut I'm quite certain, mister, I can depend on you.我总是仰仗陌生人的善意尚未从青春的失意中康复我并不完全明了危险的成分但是,我却坚信,先生,我可以信靠你今天很早动身去医院动手术,天上下起了瓢泼大雨。洛城的雨季来了。雨是......
我有两双红舞鞋     2013-12-28
在我的宝贝匣子里有两双鲜红的舞鞋。一双本是普通的粉色芭蕾舞鞋,我用颜料把它涂成了鲜红色,红色的丝带还是我小心翼翼一针针缝上去的呢;另一双是我的第一对佛拉明哥舞鞋,是我的老师在西班牙定做的。红鞣皮的面,跟安徒生童话《红鞋》里公主的那双鞋一样。鞋跟已经磨损,鞋面汗渍斑斑。前一双是童年的梦,后一双是我现在的梦——去西班牙塞维亚学舞。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能跟红鞋比较......
人猫情未了     2013-12-28
我的Lolita,我的妙妙,你们现在在哪里?如果还在世上,过得可好?我不应该带你们去53号,多糊涂呀!我后悔,那时你们惊恐的表情已经告诉我,那是个危险的地方,我怎么会那样不敏感?!98年的夏天,Daniel离开纽约回布达佩斯,老彼得为安慰我,送来两只小猫咪,才8个星期大,是两只Calico的小母猫。她们是同胞姐妹。两只小猫进我的家,一点儿都不认生。我拿指甲刀给她们剪指甲,两个都乖乖地伸出......
谈文物保护     2013-12-28
1996年与1998年我两次到英国。停留的时间都不算短。98年秋冬季,我在Salisbury、Bath、牛津剑桥等地。 对Salisbury的印象尤其深刻。 当时我住的一家旅店名叫The Kings’ Arms Hotel。这老客栈的房子是14世纪的建筑物,走上楼梯,木头吱呀呀乱叫,房子的一角极度倾斜,但是这老房子硬是像个精神健硕、性格倔犟的高龄老人,怎么也不肯倒下,不肯停止招待客人。 十四世纪的英国作家乔叟说不定还在这里住过呢。......
美国人的防空洞     2013-12-28
这次去亚里桑那州,最有趣的是去了大峡谷岩洞(Grand Canyon Cavern)。这个岩洞在66号公路上,离大峡谷大约3个小时的路程,是个干燥的岩洞,湿度只有6%。 全世界的岩洞里只有3%的岩洞是干燥的。 不知大家是否知道60年代古巴的猪湾导弹事件。1962年,前苏联在古巴部署装有核弹全世界的头的对陆攻击巡航导弹吓坏了美国人。 肯尼迪总统以及后来的约翰逊总统对苏联和中国正在进行的核武器试验非常恐慌......
曼谷巫医白医生     2013-12-28
我在曼谷只打算呆两天,住在曼谷五舅家里。五舅家是我熟悉的地方。曼谷郊外一个幽静的小区里,两层楼的小房子,周围是一大片树林, 不远处有一条河。三个胖表弟,还有三只吠得特别响亮的德国牧羊犬。那个天天诵经的阿妈还在他们家帮佣。从小就知道这个五舅妈如何漂亮能干,如何流利地讲6、7种语言,还特别会照顾人讨外婆的欢心。无论她说什么都像唱歌一样好听,不仅惹得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
留白     2013-12-28
一路旅行去了上海、北京、云南、广州和香港澳门,只拍了非常少的几张照片。很长一段时间,我旅行都不拍照了,有时一趟旅行,只有三五张照片留个纪念。我随身只带一个简装的日历本,大致记着行程,简单的几个字,更多的时候是没有字,行到水穷,最终也只是坐看云起,何必留什么字?只把经历留在记忆中,留给孤独时慢慢品尝。沉淀心绪,让冥想填满时间。细想颜色光谱的排列,其实就是由暖......
天堂的入口在堪萨斯城     2013-12-28
从加利福尼亚的天使城到密苏里的堪萨斯1700英里,路上五天。气温从70华氏度一路降到8华氏度,开车开到头颈僵直。1700英里,听完了近50张唱片,忍受了胃痛胸闷,头晕目眩外加不间断的喷嚏和咳嗽,终于来到天堂的入口处。一路上却在想是否该与小老鼠一同再飞回天使城。 《黑客帝国》里的Neo坐下来,有人要给他插管子,进入另一个世界。Neo不解,那人便说,“再见了,你不在堪萨斯了。”(哦,一转......
世纪末看欧洲     2013-12-28
喜爱旅行的我早在少年时就把“周游世界”当作理想。但我不愿“独乐乐”,自己看世界时,心里总也忘不了父母。希望有一天能牵他们的手看遍天下美景。今年年初,我许下心愿,一定要在二千年前圆这个梦。八月,我们参加了旅游公司组织的旅行团,虽然与旅行团一起不时有集体举相机拍照的滑稽场面,也看到中国同胞不给小费,不顾公德的尴尬情景,我仍是“佛在心中坐”,看花是花,看草是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