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Chinese
波西的画像     2013-12-29
我是从追星部落来的,只要我对一件事或一个人发生兴趣,那高烧最起码要烧上三个月,跟那些迷歌星影星的十几岁孩子没什么两样。从1995年起,我就是王尔德的发烧友,可直到今天我的高烧还没退,甚至回忆起从前的发烧史都能让自己感动。1997年,我到伦敦出差,看了那部当时尚未在美国上映的电影《王尔德》,也一并搜集了书店里所有有关他的故事、相册、和书信集。1999年是王尔德之年,这一年全......
卡夫卡的朋友     2013-12-29
卡夫卡(Franz Kafka, 1883-1924)虽然不是一个我特别喜欢的作家,但是今年,我开始对他发生越来越多的兴趣。起因是米兰·昆德拉在《被背叛的遗嘱》中提到了卡夫卡的遗嘱执行人,他生前的好友马克斯·勃罗德(MaxBrod, 1884-1968),在他执行遗嘱时,完全违背了卡夫卡的临终意愿,即要毁掉他的几乎全部私人文件及作品。这个历史细节引起了我非常的兴趣,也因此读了勃罗德为卡夫卡而写的传记《卡夫卡传》......
书虫谈书     2013-12-29
我可以算是个书呆子。要是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工作是付钱给我看书,不要多,够吃简单的饭,够交低廉房租就行,就算死后有天堂,我也不会去的。书是我的鸦片,我的“百忧解”,我的快乐丸。丈夫如衣裳,迟早可以换,书可是早与我私订了终身的。书有面孔。有鼻子有眼睛有嘴讲话,字里行间都是七情六欲。书虫们只要跟书打个照面,就知道书的大概究竟。但也有城府很深的秃头家伙,老谋深算,你......
一部解剖灵魂的书     2013-12-29
——再读卢梭与他的《忏悔录》第一次细读卢梭的《忏悔录》大约是在高考前一年的夏天。当年我与高中的语文老师非常不投缘,对他要求写的新八股文章深恶痛绝。这位口齿不清、讲课寡然无味的老先生在那几年实实在在影响了我对文学的兴趣,所以我把兴趣放到了历史和数学。实际上,我所受到的文化教育在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就基本结束了,所有后来在学校里受的教育不过是为了应考而敷衍,那简直......
让我们再来读一遍童话     2013-12-29
我的童年是悲伤的,童年的记忆里充满了孤独与病痛。医院,凶恶的医生和老师,吊针,吃不完的中药和西药是我对那十年的印象。偏僻山沟里的阴风冷雨,晦暗潮湿的气候让我的身体对天气的变化非常敏感。然而在这暗色的童年时光里,我也获得了很多独处和想象的乐趣。这首先要感谢我那几十本宝贝的小人书和童话,让我的童年有了一些亮色。其中《安徒生童话》和《格林童话》是我最好的启蒙读物......
温柔圣洁的《小王子》     2013-12-29
本来预先给这篇文章想的题目叫做“天下最温柔的一本书”。“天下”和“最”是惹争议的词,考虑之后还是不用。那就说是玛雅认为最温柔的书吧。 《小王子》(Le Petit Prince)据说是除了《圣经》之外,全世界被阅读量最大的一本书。它的作者德·圣修伯利(Antoine de Saint-Exupery, 1900-1944)是法国20世纪最伟大的作家之一,也是一名优秀的飞行员。他出身于法国里昂的名门世家,12岁那年,他第一次搭乘飞......
流泪的玫瑰     2013-12-29
“要是在这个星球上我们不再相见,记得来天上找我……就像植物覆盖着土地一样,你在我的心上生长。” 这是“玫瑰”康绥萝在1944年6月写给“小王子”圣修伯里最后一封信里的话。 一个月后小王子的飞机在地中海上失踪,从此踪影皆无。为了纪念他,法国人在钞票上印了他的肖像和他笔下的小王子,他的名字成为街道和机场的名字。2004 年,法国人在马赛附近的海底找到了圣修伯里的飞机残骸,从此......
文字腹泻     2013-12-29
有天读张爱玲的语录,看到这样的话:“这几天总写不出,有如患了精神上的便秘。” 在所有张爱玲的语录中,只有这句话让人过目不忘。大概是比喻得粗俗而且传神,从张爱玲的口中讲出来,如同林黛玉会讲黄色笑话一样。张爱玲这样的天才竟也有写不出的时候,我们这些“地才”偶尔有writer’s block (写作障碍)的职业病,也不是什么大事。写不出还硬要写,逼着自己交应付文章最难受,那滋味只有......
上帝的手是沉重的     2013-12-29
——再读《牛虻》用你的舌赞颂吧,赞颂圣体之妙 赞颂赎世宝血之妙 人类众生之王,脱胎降临人间。 ……主使基督的肉体变成面包主使基督的鲜血变成红酒……在一个极端的日子里,我遇见了一个极端的英雄。他温柔羞涩却犀利的眼睛,修长的身材以及柱着手杖的姿势,都让我联想起那个影响我少年乃至今生的悲剧英雄——牛虻。 在这样低沉的情绪中再读《牛虻》,书里的文字又再次携着火焰和泪水向......
布罗提根图书馆     2013-12-29
文化出版的纯商业倾向越来越让人担心。严肃的学术性书籍、纯文学以及诗集得不到出版、上不了书架让写书人和读书人都尴尬难堪。但是请先别灰心丧气,有一个机灵鬼作家在60年代曾出过一个好主意。 李察德·布罗提根 (Richard Brautigan)是六七十年代的“嬉皮作家”。1971年他写了篇小说名叫《堕胎》(Abortion)讲述的是“我”无报酬地在旧金山一家有 100年历史的“未刊图书馆“里供职。任何人都可以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