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Chinese
旋转滑梯里的混世教主     2014-01-01
- An American Icon of Evil 欧洲人总是讥笑老美没文化,其实美国佬在六七十年代很有过一阵文化的。这也托越战的福,美国年青人爱好和平,反战反种族歧视,期间涌现了大批出色的音乐和文学作品,比如谁人乐队、鲍勃狄伦等等。1968,是魔鬼现身的一年,从南美的阿根廷到欧洲的巴黎,从红色中国到黑色纽约,全世界疯狂,不是打仗就是游行。在这段文化黄金年代,美国国内富有真诚理想的一代愿为他......
远方没有橄榄树     2014-01-01
刚看到赋格的一篇博客文字,心有戚戚焉。他写道:“一部很多缺陷的电影,却使我感慨落泪——我不是个热爱自然的人,更不像这个片子的男主角那样对人世如此极端地厌弃,但好像在这个与我同龄的人身上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至少是一部分的自己。” 他进入阿拉斯加荒野寻找终极的自己、最终找到死亡那一年,我刚刚开始第一次长途旅行,从尼泊尔进入西藏。我不大敢想那次旅行究竟给了我什......
印第安编筐     2014-01-01
周末参观一个印第安人艺术博物馆,一个印第安女人花费四年半编一个筐。这些筐上的颜色来自不同植物的本来颜色。他们如何把这些颜色巧妙地编进去?惊叹!人脑能够冥想构图process这样繁杂的图案,那是怎样的神通。四年半一个筐。那些神奇作家比如写〈哈扎尔辞典〉的,比如拉美作家编写的那些眼花缭乱的篇章,都是怎样的神呢。 写字跟编筐很像。 不面对实物真人,大家恐怕很难体会我的......
我读老普     2014-01-01
多年前在纽约,跟法裔朋友皮埃尔谈到普鲁斯特跟圣修伯里,谈从前读过的法国文豪们对我的影响。他说他没时间读老普,但书里的开头几段是他们高中语文课的课文,能全部背诵下来。我过去对法国人是有点偏见的,对他们基本敬而远之。生活中遇见的法国人傲慢冷漠,自以为是的审美,让人神经错乱的爱情,我都希望离开得远一些。皮埃尔是一个例外,虽然上面的这些缺点他全部都有。若不是一个机......
你在…我要飞去的那个星座     2014-01-01
从前的情人约翰从老远打来电话问候新年,他发来最近去Las Vegas的照片。照片里他下巴上蓄了浓密的胡须,好像南美人那样一圈胡须的Gotee,身边居然有个长得很像我的亚洲女子。我打回电话过去说:你的新女友居然是我的copy!他忙辩解道,那只是一般的女朋友。哈哈我笑,何必啊宝贝。 我们总能找到跟我们从前相爱的那个人的模糊复制品,或者他们的反面。他们是彼此的楹品,彼此的照片与底片,......
谎言里藏着最大的真实     2014-01-01
Lying to tell the truth(谎言里藏着真相)就算是belief 这个词中间也藏了一个lie。 今早起来,一个词跳出来,诗意的假话。真实到底是什么?依我的定义来说,“真”卑微甚至平凡得吓人,比如农贸市场的新鲜瓜果;伪,有漂亮的包装纸,好比名牌商店里的陈列。诗,就是lying to tell the truth. 一个诗意的气球,但这个实在不能说破的,因为“真”,真实,太难看,太丑。农贸市场的大白菜没人买,大家都去......
慢慢化作老树精     2014-01-01
皱纹深处常常会闹出革命。老树的年轮越多,树皮也是越粗糙的。很多年前,我不能想象自己有皱纹。一晚做梦,梦见7岁的我在暗无天日的托儿所见到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的我,说你今天居然沦落到这个样子,半夜惊醒,浑身冷汗,想若真如梦中情形,今后的日子必然是每况愈下夕阳日暮,发誓一定在皱纹之前死去。恍然窥见细细的纹路在眼角聚集,开始庆幸自己毕竟还是平常普通人,若是那些全身资产......
屌丝年代的语言跟审美     2014-01-01
屌丝横行,宅男宅女的时代,年轻人渴望怎样的文字,怎样去审美? 这都是昨天的那篇写张爱玲跟傅雷陈年恩怨惹出来的,又翻出傅雷婚外恋的八卦,笑死,道貌岸然的人也会干点偷鸡摸狗的勾当。让我又回忆起当年读几篇傅雷的家书跟他的翻译小说的高中年代,害怕有傅雷这样的人当老师,居然就给碰上了,现在有人提起,往事不堪。早年读的故事跟书、残酷的学校以及考试焦虑相连,到如今依然......
一些发霉的日子     2014-01-01
每到岁末冬至前后节气转变,我就开始过敏,加上肩酸背痛,就去医生那里开了muscle relaxation的药,结果只一小片就让我昏睡了16个小时不醒,醒来后,人世恍惚,世界变老,到处是垃圾。街老了,机器老了,日光灯老了,街上的行人老了,连桌子椅子板凳都蒙着灰地老了,开电梯下楼,连按钮都开始有了皱纹。让人想起华盛顿欧文的一篇小说,好像是叫《沉睡谷传奇》,讲的是一个叫瑞普·凡·温克尔的......
聊情色 叹玄机     2013-12-29
在古今中外的女诗人里,鱼玄机可以说是我最爱之一。风雅的人说:才女不年,古今最痛。鱼玄机的早亡可说是痛中之痛。非常奇怪如此香艳凄凉的故事历经这么多朝代,竟然没有一出戏剧来纪念这个绝世的奇女子。唉,先给大家说说这个女子怎么个奇法吧。她的故事正史里面没有,只有在《北梦琐言》、《唐才子传》里零零散散记载过她的一点蛛丝马迹。 鱼玄机,小名幼薇,晚唐时生于长安城郊一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