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Chinese
流泪的玫瑰     2013-12-29
“要是在这个星球上我们不再相见,记得来天上找我……就像植物覆盖着土地一样,你在我的心上生长。” 这是“玫瑰”康绥萝在1944年6月写给“小王子”圣修伯里最后一封信里的话。 一个月后小王子的飞机在地中海上失踪,从此踪影皆无。为了纪念他,法国人在钞票上印了他的肖像和他笔下的小王子,他的名字成为街道和机场的名字。2004 年,法国人在马赛附近的海底找到了圣修伯里的飞机残骸,从此......
文字腹泻     2013-12-29
有天读张爱玲的语录,看到这样的话:“这几天总写不出,有如患了精神上的便秘。” 在所有张爱玲的语录中,只有这句话让人过目不忘。大概是比喻得粗俗而且传神,从张爱玲的口中讲出来,如同林黛玉会讲黄色笑话一样。张爱玲这样的天才竟也有写不出的时候,我们这些“地才”偶尔有writer’s block (写作障碍)的职业病,也不是什么大事。写不出还硬要写,逼着自己交应付文章最难受,那滋味只有......
上帝的手是沉重的     2013-12-29
——再读《牛虻》用你的舌赞颂吧,赞颂圣体之妙 赞颂赎世宝血之妙 人类众生之王,脱胎降临人间。 ……主使基督的肉体变成面包主使基督的鲜血变成红酒……在一个极端的日子里,我遇见了一个极端的英雄。他温柔羞涩却犀利的眼睛,修长的身材以及柱着手杖的姿势,都让我联想起那个影响我少年乃至今生的悲剧英雄——牛虻。 在这样低沉的情绪中再读《牛虻》,书里的文字又再次携着火焰和泪水向......
布罗提根图书馆     2013-12-29
文化出版的纯商业倾向越来越让人担心。严肃的学术性书籍、纯文学以及诗集得不到出版、上不了书架让写书人和读书人都尴尬难堪。但是请先别灰心丧气,有一个机灵鬼作家在60年代曾出过一个好主意。 李察德·布罗提根 (Richard Brautigan)是六七十年代的“嬉皮作家”。1971年他写了篇小说名叫《堕胎》(Abortion)讲述的是“我”无报酬地在旧金山一家有 100年历史的“未刊图书馆“里供职。任何人都可以把......
在精神病院里的魔王、酒神与预言家     2013-12-29
——关于尼采《我的妹妹和我》 在通俗书店的畅销书台上,赫然见到这本书,而且是粉红色的书皮(有其他的思想家用粉红色作书皮的吗?可爱的尼采,我粉红色的小牧师!)封面上写着“赤裸情欲的释放”等等,仿佛看见100多岁的尼采面色红润如少年,以早已腐烂为骷髅的腿与新新人类和液体写作者们跳着锐舞(rave)向我而来。正如尼采生前的预言:只有在100年后,人们才能真正了解他的思想。10......
疯女璜娜和伊丽莎白     2013-12-29
住在好莱坞,看电影倒是方便。一个月前看的一部名叫《疯女璜娜》的电影,很想为她说几句话。电影的故事背景发生在西班牙历史上最为辉煌灿烂的十五至十六世纪。 它讲述的是一段凄美的宫廷爱情故事。说的是在1496年,多情善感的西班牙公主璜娜(1479-1555)渡海去 Flunders(今天的比利时)和 哈普斯堡王朝(Habsburg Dynasty)的菲利普-赫莫索(Felipe el Hermoso,史称英俊的菲利普(Philip the Handsome)完婚。 ......
圣乐飘飘读蒙田     2013-12-29
圣诞节是我读圣贤书的时候。 在“平安夜”的飘飘仙乐中领略圣贤的思想,非常有感应。蒙田(Montaigne,1533-1592)就是这个我选在圣诞夜,与之倾心交谈的智慧哲人。在不知不觉间,他轻声慢语地赢得了我的爱慕和敬重。由大陆七位著名翻译家联手翻译的《蒙田随笔全集》三卷本是一套必读的的书。 在这部书里,没有大喊大叫, 没有愤怒和悲伤,没有热烈与冲动,只有冬夜炉火的温暖和安详;他的话语......
吃人肉     2013-12-29
美国有个专门介绍历史的电视频道我偶尔看看。上星期的节目里讲的是十九世纪一群淘金者在Colorado 州的峡谷里迷了路,进去的时候是7个人,出来时只剩下了一个。 这唯一的幸存者后来告诉别人,他们在饥寒交迫之际,发生了“人吃人”的惨剧。为此,电视节目制作人找来了一个民意调查公司,向公众问了一个这样的问题:“在生命危机发生时,你会不会吃你的同伴以求生存? ”调查结果你猜猜看?69%......
惟愿作个半吊子     2013-12-29
昨天从朋友处借来一箱书,几十本,现在看书的胃口已经比从前小了很多,很多书都没有兴趣看了,比如小说。兴趣点逐渐转移到了动植物、科学以及宗教。两本南辕北辙的书同时翻是我最喜欢的读书方式,一边乱看尼采诗集,一边翻佛诗三百首,一杯乌龙茶,一包瓜子,清风吹到哪页我就读哪页,妙极了。看了两段来与大家分享。思想极端歌颂超人的尼采superman,竟然也曾写过这样的诗:切勿留在平原!......
宋词漫谈     2013-12-29
在诗歌创作中,我感到在表达深沉低徊的情感时,古典诗词总是比现代诗更耐人寻味。 这个区别就如同红葡萄酒与茅台的区别一样。 三杯红酒不能让我酣醉,但一口浓香的茅台总是让我酒入愁肠,一滴就能让我沉醉。 毕竟啊,是更纯厚的东西呀!而在古诗词中,我又特别偏爱词曲。大概是因为词更有抑扬顿挫的音乐感吧。词曲不仅有错综复杂的韵律,而且句式长短参差,比格律诗更不受限制。把宋词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