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Chinese
当欲望之靴遇上色情之脚     2013-12-29
家对面的教堂星期天早晨礼拜后,有乐队和合唱团演奏巴赫的Cantata 191。巴赫的这只曲子是圣诞期间基督教会的保留节目。名字叫做Glory be to God on high,是说上帝只在高潮的时候才容光焕发。那天穿了一双特别暖和的新靴子去听巴赫,脚趾触摸着新靴子陌生的疆域,慵懒得让我昏昏欲睡。这是我提前得到的一份圣诞礼物,一双手工的、图案超级精美的西部牛仔短靴,皮面上绣着灿烂的花朵和云彩,靛蓝色,......
通而且奸的忧郁     2013-12-29
张艺谋早期的电影里,悲剧色彩最浓烈的当推《大红灯笼》。剧中,除了最高统治者“老爷”之外全都是殉葬品,只有两个人除外:一个是大少爷,另一个就是大太 太。大少爷自不必说,自是未来的“老爷”,大太太呢,除了没有性爱,其他的全都有了——儿子、财产、稳如泰山的地位,其他妾可以随时被杀、被封灯、被软禁, 你敢软禁大太太吗?大太太手里有最厉害的杀手锏-大少爷,所以正房老婆的......
通而不奸的艺术     2013-12-29
美国著名的专栏作家H.L. Mencken曾说过:通奸是爱情里的民主(Adultery is the application of democracy in love)。他还说过这样的老实话:无论一个女人的婚姻多么美满,当一个男人希望她没结婚的时候,她都会乐疯掉。你看这一夫一妻专制下的女人多么受压抑,多么渴望民主!大家都知道这世界上真正濒临绝种的就是好男好女好爱情。美女帅哥,才女才男,欲仙欲死的爱情都是稀缺资源。为了大家能够保护并共享......
奸而不通的烦恼     2013-12-29
有一部法国电影Intimacy讲的是这样一个故事:每个星期三下午,一个女人都会到一个男人的公寓里与他做爱。他们俩不说一个字,完全没有客套,见了面脱了衣服就上床,做完之后,两人还是一句话不说,穿好衣服,女的叫了的士就走人。他们互相不知道对方的名字、身份,但却一次次地继续着这个约定。终于有一天,这个男的不再满足于这种单纯的肉体亲密,而试图了解这个陌生女人在星期三下午之外的......
人贵有癖     2013-12-29
英谚有云:Every man hath his hobby-horse.  翻译过来就是:人各有癖。我查了一下全世界各民族的俚语俗话,英雄所见略同,犹太人阿拉伯人也都有这么一说。清朝的张潮就说过:“花不可以无蝶,山不可以无泉,石不可以无苔,水不可以无藻,乔木不可以无藤萝,人不可以无癖。”   在此之前,明朝的张岱说得更邪乎,他说: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说是......
中国鬼和外国鬼     2013-12-29
《论语》中描述孔子为人严肃,敬畏鬼神时称:“子不语乱力怪神”。 清朝的袁枚曾用“子不语”为书名写了一本谈鬼的笔记小说集。 在中国古典文学中,我最喜欢看的是这一类的笔记小说和野史。 《子不语》中的奇闻逸事不比蒲松龄的《聊斋》逊色。去年在减价书摊上看到钱定平先生写的《欧美琅繯漫记》(现在怎么好书只有在减价书摊上才可以见到?)钱先生谈中西文化异同比较,其中谈到中国鬼......
手舞足蹈说跳舞     2013-12-29
说到去跳舞,我们中国人都比较腼腆,因为跟其他歌舞民族相比,我们实在不是一个擅舞的民族。中国人原本该是有点歌舞基因的,这从《诗经》和汉朝的陶俑里可以猜想到。受了中国儒家驯化的日本人和朝鲜人也是不擅舞的。倒也不是在歧视东洋人,如果中国人不会跳舞,他们也根本好不到哪儿去的。我见识过日本的盂兰盆舞蹈,也看过日本的舞剧“能乐”。那真的不能叫跳舞,他们哪儿跳了呢,只不......
老猫叭叭     2013-12-29
我的瑜珈老师谷茹塔姬有两只猫,一只叫叭叭,是一只5岁左右的雄性老怪猫。另一只叫天使先生。谷茹塔姬显然更偏爱叭叭一点。上个星期,叭叭在去邻家会见他的女朋友的路上,不幸给汽车压死了。初次见到这老怪猫,着实吓了我一大跳。这猫足有一条中不溜的狗那么大,那么重。它有一身白色的长毛。谷茹塔姬给它剪了个特别奇怪的发型,就是保留它在四个蹄子周围,屁股一圈,脖子一圈的白毛,其......
白狗Dodo     2013-12-29
今年这个狗年我们家也得了因缘收留了一只可怜的小狗。两个多星期前,我11岁的小侄皮皮受了邻居的委托帮他们看家看狗。这家邻居似乎不仅不通人情也不通狗情,临走前就留了一包小饼干给狗吃。皮皮忠厚,从家里拿腊肠、猪骨头鸡骨头给小白狗吃。上个星期,广州降温,气候寒冷,那小白狗饥寒交迫在邻居家门外冻得直哆嗦,我们都以为它病了,就把它抱到家来,老妈拿了一小块猪油拌了鸡肉和饭喂......
禁欲禅——我的爱情,它太累了……     2013-12-29
暑假去了一趟杭州,在苏堤和白堤的烟雨中骑着车,自然经过了楼外楼。白堤上的楼外楼里有一道西湖名菜,叫  “西湖醋鱼”,是杭州传统风味名菜。这道菜选用“体态适中”的草鱼,烹制前先要把鱼在盛清水的鱼笼中饿养一两天,使其排泄肠内杂物,除去泥土味。饿养是为了使鱼肉结实。洗净活杀后,用沸水氽熟,淋上糖醋茨汁,成菜形状鲜活。据说这道醋鱼的鱼肉嫩美,带有蟹肉滋味,别具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