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Chinese
青蛙王子     2013-12-29
什么是红?我的好兄弟我把红色的面纱贴在你的脸上 红 你说 红得象夏阳下的番茄什么是紫?我的好兄弟 我眯着眼,手指向 天空 紫 你说 象UFO一样的谜 什么是黄? 我的好兄弟 黄 你说 象我们小时家乡田野里的 野菊花什么是绿?我的好兄弟 绿 你说 象 一对嫉妒的眼睛什么是黑?我的好兄弟 一列葬礼人群缓缓走过 黑色的鼻孔 你说 黑得象穿过死亡隧道什么是橙色?我的好兄弟 我们停在红绿灯前 橙色在这......
谈“门当户对”     2013-12-29
几个月前美国的大小花边杂志又在炒作肯尼迪家族的内幕。《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6月30日摘登了肯尼迪家族的“御用”自传作家爱德华·克莱因 (Edward Klein)的新书《肯尼迪的诅咒》(The Curse of Kennedy)的部分章节。书中把小肯尼迪夫妇婚姻生活中鲜为人知的一面揭短给大家看。其中小肯尼迪夫人卡罗琳·贝赛特的吸毒、暴力、猜忌以及两人即将崩溃的婚姻是这本书的最大买点。时至今日,小肯尼迪和......
蓝调故事     2013-12-29
天边缀着几丝仲夏的残阳, 黄昏闷热压抑。街边的花丛里,树枝纹丝不动。街灯亮起来,暗暗地溶入渐变成铅灰色的夜幕里。我路过这个边境小镇去办事。在旅社边的小店里慢条斯理地吃了晚饭,就沿着老街的石子路散步去几家咖啡店和酒吧坐坐。小镇座落在一片幽谷中,远处一条浅色的烟云神秘地在一座山丘上游荡,妖里妖气的。本没有什么心事,可这寂静小镇流露着一种刺心的忧愁哀伤,压着我。在一......
一个士兵的血型     2013-12-29
那是我到纽约之前三个月的事,我坐火车从纽约回新英格兰。那是一个非常沉闷抑郁的下午,我带著耳机,听著保罗西门的歌曲,心中倍感凄凉。我是去纽约找工作的,面试非常不顺利,6个小说的面试,我已经疲惫不堪,但是从主任,部门经理一直到美洲总经理,感觉都非常不投缘。前途迷茫,车窗外阴云密布,寒风呼啸,我闭上眼睛,根本没有留意身边的乘客。“嗨,你为什么这样伤心?要不要吃薯条......
犹太人啊,犹太人     2013-12-29
元宵节一大早躺床上冥想,天南地北、火星飞船、善恶是非、黑种人白种人都在我似睡非睡比较朦胧也比较清醒的大脑里飞转。 昨晚上,给自个儿过年包的、煮过了头的一大碗汤圆或许起了不少精神催化作用。我的脑袋也如同那碗糯米面团一样混混沌沌。 眼前悠悠天地,地平线上出现两个头戴光环的兄弟,一个是白衣白帽的阿拉伯人,另一个是黑衣黑帽的犹太人。 突然间我恍然大悟。 知道阿拉伯人与犹......
疯狂纽约客     2013-12-29
泥泞的纽约电缆与死亡的纽约什么交易隐藏在你的厚脸皮中?有什么完美的声音会说出你城中的真理?谁来谈论那些彩色海葵的可怖的梦?…………堕落者们,Walt Whitman你们这些满脸泪痕的堕落者们,挨着驯兽者的鞭打和踢咬的肉身。…………墙壁在跳舞,震撼着草地美国到处都是机器和哭泣——加西亚洛尔迦(西班牙诗人,在纽约)I ♥ New York,这个love(♥)鲜血淋漓。10箱书,4箱衣服,我到纽约时连......
一个在宗教和爱情中挣扎的女人     2013-12-29
最早认识戴安娜小姐是在纽约的一个语言俱乐部。那时,我刚到纽约不久,没有什朋友,有天在互联上查到这个俱乐部的活动地点,就在50街的一家意大利餐馆参 加了他们的活动。这个俱乐部的会员都是精通两门以上语言的人。那天到场的大约有十个。其间戴小姐非常引人注目,因为她能熟练地用5种语言会话,包括华语及广 东话。她活泼好动,常常妙语连珠。记得那天,她非常高兴,在席间又说又唱,居......
老师老师我爱你     2013-12-29
这个世界变化快,快得让你我都弄不明白。喜欢看八卦新闻的人一定知道,这是一个畸恋盛行的时代。这一段时间小报八卦上最热门的话题除了查尔斯王子跨越30年的姐弟恋终于修成正果外,最吸引眼球的就要数大女小男的师生忘年恋了。最近,田纳西州体育女老师与13岁男学生发生性关系,被控二十七项的重罪。在台湾高雄市的一所高职里,女老师和女同学甚至发生了同性师生恋。早已热得滚烫的校园恋......
三位一体的爱情     2013-12-29
曾经对我有过影响的老师全都是婚姻历史很短、长年单身无子的,看来我从来就没有“好的”人生楷模。有一次我跟我的佛拉明戈老师维克以及众位朋友吃饭聊天,说到婚姻爱情的问题上。V的理论是,他的理想国太理想了,持久美好的婚姻一定是要三位一体的,就是要两人在精神、知性以及肉体上都达到和谐一致,三个方面都到位了,关系才能稳定,这样的机会不是每个人都能遇上的,其概率比中百万大......
过节 过节     2013-12-29
今天是2004年的圣诞,下着冻雨,冷冷的冰夹着雪,冰压弯了树,压断了电线,大半天都没有电,没有暖气。车发动不了,哪里也去不成,网也不能上,我乐坏了。裹了厚厚的毯子,坐在窗边看外面一点点地下冻雨,望呆了,一坐就是两个小时。希望这样与世隔绝的状况拖得更长一些。坐在黑暗里想着如何把一壶茶温热,一包饼干就很好了。思绪慢慢散开,无边无际。穿上靴子,在雪地里走了半小时,静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