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Chinese
在边疆文化中汲取营养     2014-02-04
我向来对民俗和少数民族的文化音乐感兴趣,只是苦于找不到资料和书籍。去年有幸在洛城的中文书店看到邓启耀先生著的《中国巫蛊考察》和杨福泉先生的《神奇的殉情》,马上就买下了。这两本书分别编在《蝙蝠丛书》和《神秘文化丛书》里。书籍印刷精美,注释和索引都很专业。巫蛊研究是跨学科的,研究者必须对历史学,考古学,民族学、自然科学,心理学、药学以及文学都要非常精通。不仅如......
志远清明 哀华夏之夏 -记与夏志清的最后一次会面     2014-01-03
元旦前一天,惊闻夏老噩耗,两个月前才在纽约见到他,他还说要给我的英文诗集写序,给他送去的小说他还没来得及评呢。他走得这样突然,前天才给他电话留言问候。下面这篇是那次见面的博客记录整理。……每次去纽约都是要去看看夏老跟王洞妈妈的。2010年没能去給夏老拜寿一直心中遗憾。玛雅很少参加任何人的红白喜事,夏老是个特例,完全出于敬重他在文学评论上的勇敢跟贡献。这次去见,他......
可怕的沉默     2014-01-01
尽管大家通常都喜欢听人把话说得清晰流畅,可往往我们却对那些擅长玄谈高论,喜欢用高深词汇的人怀有一种敬畏之情,他们一上来就让人捉摸不透,佛祖一样,无论你谈什么话题,他都给你一朵莲花。这个一言不发的人坐到一群正在谈笑风生的人中间,她会慢慢在不知不觉中让大家都不知所措,特别是那个滔滔不绝的人更是感到一种压力。 聚会的餐桌上常常发现这样的场景。为了打破沉默,善于......
革命浪漫主义者王宝钏     2014-01-01
今天接着侃名门闺秀大家小姐的爱情故事。要说杜十娘被李甲出卖是悲惨故事,那唐朝宰相家的千金王小姐的故事更是悲催得让人不知说什么好。 世间这“情”字大概用“混沌理论”解都解不开,越解越糊涂。前赴后继今人古人的精心安排打算都无法把这“情”字参破。某些人嘴上说是参破了,风月老手, 理论得头头是道,可生活里依然一塌糊涂,也寻不得什么幸福。老人们想着用父母之命,媒妁之......
谢里宝贝儿     2014-01-01
——有关电影《谢里》(Cheri) 19到20世纪最好看的文学作品,或者说是我最看得起的几乎都是超越道德禁忌的,乱伦的题材不少大作家都碰过。可以说,在我读过的作品中,小说<Cheri>是一流的作品,其中的对话尤其精彩,大概从前法国的上流社会里的情爱禁忌游戏有公开的游戏规则,实在高妙。 若生在那样的氛围,我大概会跟大时代的法国贵族们一样的,痛恨革命。大革命、民主平等的社会......
在古代 男人是男人 女人是女人     2014-01-01
从前的女人是女神。 从前各朝各代的名妓要搁现在,不仅得是个影视歌明星,还得是舞蹈演员,舞文弄墨起来最起码得是个网络写手级别的。所以从前的名妓是娱乐明星+舞蹈演员+著名网络女写手。放在今天最起码得是王菲+杨丽萍+伊能静。现在有几个女星能这样全才的? 从前的男人有志气。 今天讲的故事是《三言两拍》里《杜十娘怒沉百宝箱》跟《卖油郎独占花魁》的故事。 再读......
灰姑娘的探戈     2014-01-01
今天在圣地亚哥出差,工作完忽然心血来潮,晚上想去跳探戈,附近找到两家,没想到两个舞厅挨得很近。一家是芭蕾舞蹈学校,一家只教社交舞。 我第一次来这个地区,没想到Clairemont是这样一个有趣的地方。下了805 高速公路,就是接二连三的gentleman's club. 两家舞校就夹杂在这些gentleman的地方。 天下的舞者大略只有两种:一种是出身好的,从小衣食无忧,被父母送去提高修养;第二种是大多......
慢慢地活,快快地死     2014-01-01
快乐的人生就是能够慢慢地活着,快快地死去。 经历人生低谷的一个大好处就是让生活慢下来,再慢下来。 没时间没兴趣去管闲事闲人,也懒得出门跟人客套。我一直都生活在快节奏里,快得都喘不过气。说话快,走路快,没时间完成任何一个作品就必须回头为生存而战。急匆匆奔跑着去赶火车,却忘记到底要去哪里,上了车却在担心耽误是否转错了车,根本无心窗外的风景。 总担心错过天下美......
旋转滑梯里的混世教主     2014-01-01
- An American Icon of Evil 欧洲人总是讥笑老美没文化,其实美国佬在六七十年代很有过一阵文化的。这也托越战的福,美国年青人爱好和平,反战反种族歧视,期间涌现了大批出色的音乐和文学作品,比如谁人乐队、鲍勃狄伦等等。1968,是魔鬼现身的一年,从南美的阿根廷到欧洲的巴黎,从红色中国到黑色纽约,全世界疯狂,不是打仗就是游行。在这段文化黄金年代,美国国内富有真诚理想的一代愿为他......
远方没有橄榄树     2014-01-01
刚看到赋格的一篇博客文字,心有戚戚焉。他写道:“一部很多缺陷的电影,却使我感慨落泪——我不是个热爱自然的人,更不像这个片子的男主角那样对人世如此极端地厌弃,但好像在这个与我同龄的人身上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至少是一部分的自己。” 他进入阿拉斯加荒野寻找终极的自己、最终找到死亡那一年,我刚刚开始第一次长途旅行,从尼泊尔进入西藏。我不大敢想那次旅行究竟给了我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