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Chinese
人贵有癖     2013-12-29
英谚有云:Every man hath his hobby-horse.  翻译过来就是:人各有癖。我查了一下全世界各民族的俚语俗话,英雄所见略同,犹太人阿拉伯人也都有这么一说。清朝的张潮就说过:“花不可以无蝶,山不可以无泉,石不可以无苔,水不可以无藻,乔木不可以无藤萝,人不可以无癖。”   在此之前,明朝的张岱说得更邪乎,他说: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说是......
中国鬼和外国鬼     2013-12-29
《论语》中描述孔子为人严肃,敬畏鬼神时称:“子不语乱力怪神”。 清朝的袁枚曾用“子不语”为书名写了一本谈鬼的笔记小说集。 在中国古典文学中,我最喜欢看的是这一类的笔记小说和野史。 《子不语》中的奇闻逸事不比蒲松龄的《聊斋》逊色。去年在减价书摊上看到钱定平先生写的《欧美琅繯漫记》(现在怎么好书只有在减价书摊上才可以见到?)钱先生谈中西文化异同比较,其中谈到中国鬼......
手舞足蹈说跳舞     2013-12-29
说到去跳舞,我们中国人都比较腼腆,因为跟其他歌舞民族相比,我们实在不是一个擅舞的民族。中国人原本该是有点歌舞基因的,这从《诗经》和汉朝的陶俑里可以猜想到。受了中国儒家驯化的日本人和朝鲜人也是不擅舞的。倒也不是在歧视东洋人,如果中国人不会跳舞,他们也根本好不到哪儿去的。我见识过日本的盂兰盆舞蹈,也看过日本的舞剧“能乐”。那真的不能叫跳舞,他们哪儿跳了呢,只不......
老猫叭叭     2013-12-29
我的瑜珈老师谷茹塔姬有两只猫,一只叫叭叭,是一只5岁左右的雄性老怪猫。另一只叫天使先生。谷茹塔姬显然更偏爱叭叭一点。上个星期,叭叭在去邻家会见他的女朋友的路上,不幸给汽车压死了。初次见到这老怪猫,着实吓了我一大跳。这猫足有一条中不溜的狗那么大,那么重。它有一身白色的长毛。谷茹塔姬给它剪了个特别奇怪的发型,就是保留它在四个蹄子周围,屁股一圈,脖子一圈的白毛,其......
白狗Dodo     2013-12-29
今年这个狗年我们家也得了因缘收留了一只可怜的小狗。两个多星期前,我11岁的小侄皮皮受了邻居的委托帮他们看家看狗。这家邻居似乎不仅不通人情也不通狗情,临走前就留了一包小饼干给狗吃。皮皮忠厚,从家里拿腊肠、猪骨头鸡骨头给小白狗吃。上个星期,广州降温,气候寒冷,那小白狗饥寒交迫在邻居家门外冻得直哆嗦,我们都以为它病了,就把它抱到家来,老妈拿了一小块猪油拌了鸡肉和饭喂......
禁欲禅——我的爱情,它太累了……     2013-12-29
暑假去了一趟杭州,在苏堤和白堤的烟雨中骑着车,自然经过了楼外楼。白堤上的楼外楼里有一道西湖名菜,叫  “西湖醋鱼”,是杭州传统风味名菜。这道菜选用“体态适中”的草鱼,烹制前先要把鱼在盛清水的鱼笼中饿养一两天,使其排泄肠内杂物,除去泥土味。饿养是为了使鱼肉结实。洗净活杀后,用沸水氽熟,淋上糖醋茨汁,成菜形状鲜活。据说这道醋鱼的鱼肉嫩美,带有蟹肉滋味,别具特色......
青蛙王子     2013-12-29
什么是红?我的好兄弟我把红色的面纱贴在你的脸上 红 你说 红得象夏阳下的番茄什么是紫?我的好兄弟 我眯着眼,手指向 天空 紫 你说 象UFO一样的谜 什么是黄? 我的好兄弟 黄 你说 象我们小时家乡田野里的 野菊花什么是绿?我的好兄弟 绿 你说 象 一对嫉妒的眼睛什么是黑?我的好兄弟 一列葬礼人群缓缓走过 黑色的鼻孔 你说 黑得象穿过死亡隧道什么是橙色?我的好兄弟 我们停在红绿灯前 橙色在这......
谈“门当户对”     2013-12-29
几个月前美国的大小花边杂志又在炒作肯尼迪家族的内幕。《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6月30日摘登了肯尼迪家族的“御用”自传作家爱德华·克莱因 (Edward Klein)的新书《肯尼迪的诅咒》(The Curse of Kennedy)的部分章节。书中把小肯尼迪夫妇婚姻生活中鲜为人知的一面揭短给大家看。其中小肯尼迪夫人卡罗琳·贝赛特的吸毒、暴力、猜忌以及两人即将崩溃的婚姻是这本书的最大买点。时至今日,小肯尼迪和......
蓝调故事     2013-12-29
天边缀着几丝仲夏的残阳, 黄昏闷热压抑。街边的花丛里,树枝纹丝不动。街灯亮起来,暗暗地溶入渐变成铅灰色的夜幕里。我路过这个边境小镇去办事。在旅社边的小店里慢条斯理地吃了晚饭,就沿着老街的石子路散步去几家咖啡店和酒吧坐坐。小镇座落在一片幽谷中,远处一条浅色的烟云神秘地在一座山丘上游荡,妖里妖气的。本没有什么心事,可这寂静小镇流露着一种刺心的忧愁哀伤,压着我。在一......
一个士兵的血型     2013-12-29
那是我到纽约之前三个月的事,我坐火车从纽约回新英格兰。那是一个非常沉闷抑郁的下午,我带著耳机,听著保罗西门的歌曲,心中倍感凄凉。我是去纽约找工作的,面试非常不顺利,6个小说的面试,我已经疲惫不堪,但是从主任,部门经理一直到美洲总经理,感觉都非常不投缘。前途迷茫,车窗外阴云密布,寒风呼啸,我闭上眼睛,根本没有留意身边的乘客。“嗨,你为什么这样伤心?要不要吃薯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