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Chinese
犹太人啊,犹太人     2013-12-29
元宵节一大早躺床上冥想,天南地北、火星飞船、善恶是非、黑种人白种人都在我似睡非睡比较朦胧也比较清醒的大脑里飞转。 昨晚上,给自个儿过年包的、煮过了头的一大碗汤圆或许起了不少精神催化作用。我的脑袋也如同那碗糯米面团一样混混沌沌。 眼前悠悠天地,地平线上出现两个头戴光环的兄弟,一个是白衣白帽的阿拉伯人,另一个是黑衣黑帽的犹太人。 突然间我恍然大悟。 知道阿拉伯人与犹......
疯狂纽约客     2013-12-29
泥泞的纽约电缆与死亡的纽约什么交易隐藏在你的厚脸皮中?有什么完美的声音会说出你城中的真理?谁来谈论那些彩色海葵的可怖的梦?…………堕落者们,Walt Whitman你们这些满脸泪痕的堕落者们,挨着驯兽者的鞭打和踢咬的肉身。…………墙壁在跳舞,震撼着草地美国到处都是机器和哭泣——加西亚洛尔迦(西班牙诗人,在纽约)I ♥ New York,这个love(♥)鲜血淋漓。10箱书,4箱衣服,我到纽约时连......
一个在宗教和爱情中挣扎的女人     2013-12-29
最早认识戴安娜小姐是在纽约的一个语言俱乐部。那时,我刚到纽约不久,没有什朋友,有天在互联上查到这个俱乐部的活动地点,就在50街的一家意大利餐馆参 加了他们的活动。这个俱乐部的会员都是精通两门以上语言的人。那天到场的大约有十个。其间戴小姐非常引人注目,因为她能熟练地用5种语言会话,包括华语及广 东话。她活泼好动,常常妙语连珠。记得那天,她非常高兴,在席间又说又唱,居......
老师老师我爱你     2013-12-29
这个世界变化快,快得让你我都弄不明白。喜欢看八卦新闻的人一定知道,这是一个畸恋盛行的时代。这一段时间小报八卦上最热门的话题除了查尔斯王子跨越30年的姐弟恋终于修成正果外,最吸引眼球的就要数大女小男的师生忘年恋了。最近,田纳西州体育女老师与13岁男学生发生性关系,被控二十七项的重罪。在台湾高雄市的一所高职里,女老师和女同学甚至发生了同性师生恋。早已热得滚烫的校园恋......
三位一体的爱情     2013-12-29
曾经对我有过影响的老师全都是婚姻历史很短、长年单身无子的,看来我从来就没有“好的”人生楷模。有一次我跟我的佛拉明戈老师维克以及众位朋友吃饭聊天,说到婚姻爱情的问题上。V的理论是,他的理想国太理想了,持久美好的婚姻一定是要三位一体的,就是要两人在精神、知性以及肉体上都达到和谐一致,三个方面都到位了,关系才能稳定,这样的机会不是每个人都能遇上的,其概率比中百万大......
过节 过节     2013-12-29
今天是2004年的圣诞,下着冻雨,冷冷的冰夹着雪,冰压弯了树,压断了电线,大半天都没有电,没有暖气。车发动不了,哪里也去不成,网也不能上,我乐坏了。裹了厚厚的毯子,坐在窗边看外面一点点地下冻雨,望呆了,一坐就是两个小时。希望这样与世隔绝的状况拖得更长一些。坐在黑暗里想着如何把一壶茶温热,一包饼干就很好了。思绪慢慢散开,无边无际。穿上靴子,在雪地里走了半小时,静听......
我的福里得舅舅     2013-12-29
我的福里得舅舅是个人物。他是我的女朋友的男朋友的朋友。话说得这么绕口,舌头都转疼了。好几年前,我在纽约无家可归的那些日子里,福里得舅舅在中央公园附近900多呎的小屋子是我的避难所。如果他现在还活着的话,今年也快奔70了吧!有朋友问了,玛雅为了什么会无家可归的呢,那说起来话就长了。不得已的流浪对于我来说是聪明的自我放逐,可以增加寿数。能活长总是好事吧?据算命先生对我......
享乐的人生     2013-12-29
记得有一年的圣诞节,我与我的老师谈论中国人与美国人的“Happiness”。我说,美国人经常把短暂的快乐(joy)和长久的幸福(happiness)混为一谈,两者的界限不是很清楚。而中国人的快乐和幸福好象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快乐是短暂的快感,并且总是以数倍的痛苦为代价的,幸福是抽象的,往往快乐和痛苦的结晶共合体才构成幸福。所以中国人最终的幸福——功成名就,光宗耀祖总是以“苦其心志,劳其......
把烦恼一口一口吃掉     2013-12-29
感知幸福需要一幅好肠胃。一般情况下,我不痛快的时候,大吃一餐是最解决问题的。当然是要在有胃口的情况下,心里难过恐怕任谁都没有好胃口的。饥饿是最好的开胃菜,所以我偶尔也饿自己一两顿饭,留着不痛快的时候,好好大吃一顿。我最喜欢吃的是印度和泰国菜。印度第一,泰国第二。有一回,我一连吃了两顿印度菜,一顿荤的一顿素的。隔壁邻居印度大姐天天弄得整栋楼香喷喷的,每次经过......
别让Cheese“气死”你     2013-12-29
在国内上学的时候,读过我当时最喜爱的英国幽默作家Jerome K. Jerome 写的《三人同船》。里面有一个特别夸张的幽默故事,说的是一个人的朋友托他把一篮子奶酪带上火车,结果那味道强劲的奶酪不仅把一个车厢的人都熏跑了,而且还影响了交通次序。最后不得不找一个地方把这臭cheese埋了。夸张得让人捧腹。来美国上学,同屋的德国和俄国女子都特别喜欢吃各类cheese,特别是我的俄国女友每天就是面包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