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Chinese
曼谷巫医白医生     2013-12-28
我在曼谷只打算呆两天,住在曼谷五舅家里。五舅家是我熟悉的地方。曼谷郊外一个幽静的小区里,两层楼的小房子,周围是一大片树林, 不远处有一条河。三个胖表弟,还有三只吠得特别响亮的德国牧羊犬。那个天天诵经的阿妈还在他们家帮佣。从小就知道这个五舅妈如何漂亮能干,如何流利地讲6、7种语言,还特别会照顾人讨外婆的欢心。无论她说什么都像唱歌一样好听,不仅惹得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
留白     2013-12-28
一路旅行去了上海、北京、云南、广州和香港澳门,只拍了非常少的几张照片。很长一段时间,我旅行都不拍照了,有时一趟旅行,只有三五张照片留个纪念。我随身只带一个简装的日历本,大致记着行程,简单的几个字,更多的时候是没有字,行到水穷,最终也只是坐看云起,何必留什么字?只把经历留在记忆中,留给孤独时慢慢品尝。沉淀心绪,让冥想填满时间。细想颜色光谱的排列,其实就是由暖......
天堂的入口在堪萨斯城     2013-12-28
从加利福尼亚的天使城到密苏里的堪萨斯1700英里,路上五天。气温从70华氏度一路降到8华氏度,开车开到头颈僵直。1700英里,听完了近50张唱片,忍受了胃痛胸闷,头晕目眩外加不间断的喷嚏和咳嗽,终于来到天堂的入口处。一路上却在想是否该与小老鼠一同再飞回天使城。 《黑客帝国》里的Neo坐下来,有人要给他插管子,进入另一个世界。Neo不解,那人便说,“再见了,你不在堪萨斯了。”(哦,一转......
世纪末看欧洲     2013-12-28
喜爱旅行的我早在少年时就把“周游世界”当作理想。但我不愿“独乐乐”,自己看世界时,心里总也忘不了父母。希望有一天能牵他们的手看遍天下美景。今年年初,我许下心愿,一定要在二千年前圆这个梦。八月,我们参加了旅游公司组织的旅行团,虽然与旅行团一起不时有集体举相机拍照的滑稽场面,也看到中国同胞不给小费,不顾公德的尴尬情景,我仍是“佛在心中坐”,看花是花,看草是草。......
圣海伦火山爆发了     2013-12-28
我天天盼着地震火山,今天总算盼到了。圣海伦火山终于再次爆发了,地球睡了个好觉,刚刚伸了个懒腰。 得知今后的几天内仍有可能会发生更大规模的地震和火山,我激动得想飞去西雅图看火山。听到地表下岩层在唱歌了吗?听到它在一边洗澡一边哼着小调吗?我感到了它快活的心情,我知道这是个吉兆,别问我为什么,但这肯定是个吉兆。可今天去散步,却见到了一只刚刚死去的黑渡鸦,从树上摔下......
重返亚里桑那     2013-12-28
过去的这几天我在亚里桑那州旅行。12年前的夏天,我与阿拉斯加的朋友迈科一路露营从西雅图开车到美墨边境,然后进入亚里桑那的图桑市(Tucson)。在图桑小住后,沿17号公路北上Phoenix,经Flagstaff进入大峡谷。 迈科教会了我不少野外生活的常识,从搭帐篷、认路、到看星图、认识野生动植物。那一趟旅行让我对美国西部有了很好的印象。 第二个夏天,我们开着迈科老旧的丰田越野吉普车搭渡轮到Skagw......
在地图上旅行     2013-12-28
七岁的时候,妈带我到北方旅行。那时换汽车换火车,在路上要走四天多才可以到北京。旅行真让人激动啊,现在的孩子还能体会到那种神秘兴奋的心情吗?还没怎么认字,就模糊地认地图上的每一个地名,火车每到一个站,我都要来核对我的地图,地这样大啊,走了四天,才是地图上这么短的一段。将来,将来,我一定要去地图上所有的地方。如果来到这个世界还没有见到它是个什么样就死去,多可惜......
梦里梦外曼哈顿     2013-12-28
你怀着一颗愤怒的灵魂,离家远航,穿过海上的岩礁,定居在异乡的土地上。——《美狄亚》——明天就要回家了。——这样无牵挂的流浪人,哪里有什么家,我是一艘跌落在马里亚纳海沟里无家可归的帆船。 ——忘了吗?你的家在曼哈顿岛上。谁离别了家园,泪水必使他回返。879个夜之前,你还在苏荷区鹅卵石街的一个阁楼里,那条街曾经铺满2000朵郁金香,当然还有急救车。 ——哎,那出黑色幽默剧......
为你捕梦,好吗?     2013-12-28
有一部电影名字叫做《Dream Catcher》,翻译过来就是捕梦者。是根据美国畅销小说作家史蒂芬金的同名小说改编的。早些年,我住在阿拉斯加的时候,曾经和我的朋友吉蒂一起搜集过印第安人的民谣和传说,今天我就把“捕梦网”这个印第安人吉祥物的典故讲给大家听。 捕梦网是印第安人用来驱噩梦的避邪物。 当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照到捕梦网上,噩梦就被粘在网上,好梦就通过网的羽毛过滤留下来。他们......
人生如下飞行棋     2013-12-28
人类世一座巨大的试验工场,千百年来, 成功者凤毛麟角,失意者多如牛毛。——尼采那天,我在医院里打了6个小时的吊针。为了排解郁闷,托小朋友到楼下买来飞行棋。我小的时候,父母都是很严肃正经的人,对于他们,娱乐、游戏几乎等同于犯罪,皆是无用和无聊的,浪费生命的玩意儿,因为他们要“更有意义”地生活。我唯一会的game就是飞行棋,因为规则简单,也没有什么技巧可言,只需要有另外......